鈕承澤是個很有才華,也很細心的導演。我挺喜歡他這部片。

這部片有它的商業價值,卻也表現了導演想要的藝術價值。蚊子的意識流及時間的倒敘,十足後設味道。一句不斷重複的台詞,框住了這部點影的主軸。把一個年輕人對生命價值的探索,在友情、愛情、親情的交錯中,道盡了一個私生子對生命的莫可奈何。兩代人的恩怨情仇,也是想突顯這樣的基調。

利用學校卡奇服,與黑道的元素,表現台灣電影特有的意境。用便當、曠課單、退學通知書來突顯一位問題學生;用藤條、舉水桶來反諷體罰;用夜市、賭場、廟口、三溫暖、花街柳巷,代罪羔羊,表現台灣黑道的文化。還把台灣芋頭、蕃薯,還有台灣跟日本剪不斷理還亂的衝突,灌注在一個一直保有富士山櫻花明信片的青年及櫻花的意象上。甚至用端斗、白幡、靈堂、陰雨出殯、披麻帶孝這類電影不喜歡的題材,表現台灣,表現蚊子把對父親的情感轉移。

胖胖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